首页
绿镜头

赣州精准扶贫三记:真正能“造血”的是产业

来源: 中国气象报 2018年07月07日 11:42

  

中国气象报记者 赵晓妮 赵丽 王晨 通讯员 邱龙燕

6月底,江西赣州的天气更加多变,刚刚还是艳阳高照,倏忽之间又大雨倾盆。

赣州,俗称“赣南”,是江西区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设区市,是革命老区,也是全国较大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如今,在夏日茂密的绿色中,人们正为了脱离贫困而努力。“输血”不如“造血”,老表种脐橙、发展特色蔬菜种植、养绿壳蛋鸡、建冬菜产业链……蓬勃的产业发展正在这边红土地上延伸出新的脉络,提供了强烈脉动,推动新生血液汩汩涌动。

这一年11月,黄柏乡坳背岗万亩脐橙基地的脐橙丰收了,乡亲们想给总理写封信——

邓主平:脐橙界“网红”的炼成

6月底,从瑞金市区往北十余公里,便能看见黄柏乡坳背岗万亩无公害脐橙基地漫山绿色,鸡蛋大小的脐橙已经挂满枝头。

“1993年这里开始试种脐橙的时候,计划种1000亩,实际上只种了几百亩。”黄柏乡龙湖村支部书记邓主平用最直观的历史数据说明变化。25年过去,无数株脐橙树在这片土地上生根结果,种植面积已达1.5万亩。这里,已经成为真正的万亩脐橙园,脐橙也成了当地最闪亮的品牌之一。

在瑞金市黄柏乡坳背岗万亩无公害脐橙基地,未成熟的橙子挂满露水。

“网红”

邓主平成为脐橙圈的“网红”,是因为来自北京的一封信和200元钱——这封信和钱,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托人寄来的。

2016年8月,李克强总理考察该基地,并为脐橙“点赞”。总理来的时候,果实尚未成熟,11月脐橙大丰收,价格也好。11月26日,当地果农委托邓主平给总理写信,“向总理汇报丰收的喜悦,并寄去两箱脐橙给总理尝尝”。没想到,12月3日,总理的回信就到了,还捎了200元买脐橙的钱。

如今,邓主平依然可以回忆起这封信上的话语,“脐橙深受消费者青睐,靠的是过硬品质和良好信誉,你们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它,把金黄的脐橙变成致富法宝”。

或许,多年前赣南人引种脐橙时,也未曾想到人们不仅能靠脐橙讨生活,还能靠它真正从贫困的泥淖中走出来。

入局

龙湖村在种脐橙之前,大多数村民只能靠少量土地栽种水稻、花生等农作物,一半以上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1993年以后,由于特殊的土壤、气候和水质等,脐橙在当地试种成功,但在消息闭塞的情况下销路却有限,老表们只好背着脐橙全国跑销售。

当时,邓主平并未种脐橙,而是在养猪。2009年,他担任村主任,正值本地脐橙业的低谷期。2008年年初历史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重创了当地刚有起色的脐橙业。

“种脐橙是一项可持续的产业,未来一定会致富。”邓主平认为,一株脐橙可以活50年,而且专家们考察后认为当地依然非常适合种脐橙。为了稳住村民,阻止大家砍树,邓主平放弃养猪,也入了脐橙“大局”。

凭借灵活头脑和勤劳双手,脐橙很快给他带来了财富,在邓主平的示范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村民向他取经,相继加入到脐橙种植中来。短短数年间,龙湖村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植了脐橙。

图为邓主平向记者介绍脐橙基地情况。赵丽 摄影

全部脱贫

“基地的模式是‘党员+基地+贫困户’。”邓主平解释说,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通过帮助土地流转、开展农技培训、给予贷款扶持等举措,把党员培养成种植大户,通过他们的示范带动,让越来越多的村民参与到脐橙种植中来。

该基地在开发后,成立了脐橙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进行农资供应、技术培训、果园管理、市场开拓和果品销售,有效解决了零散果农资金少、技术弱、销路窄、风险大的问题,实现了由单打独斗到抱团致富的转变。

2017年,该基地的所有贫困群众实现全面脱贫。村民邓大庆是其中之一。从1998年开始,邓大庆三次创业,第一次种青梅,血本无归;第二次种榨汁甜橙,眼巴巴看着果子烂在地里,四处欠债;第三次在党员和干部带动下种脐橙,“2014年产值就到了3万多元”。“我本来很好面子,没办法才变成了贫困户。”闯荡半生,邓大庆在2015年摘掉了“贫困户帽子”,“现在倒是不讲究面子了,干点实事”。

现在,邓主平没事儿就待在果园里,他喜欢时刻关注天气变化。好在,瑞金市气象局及时安装了现代农业气象服务平台、农田小气候监测系统、农作物可视化观测系统和土壤水分自动监测系统,天气的任何细微变化都会在第一时间发到邓主平的手机。过去干旱时,气象部门实施人工增雨,“相当于从天上掉钱来,粗略估计一下,最少十几亿元”;今年年初出现低温阴雨,基地的农民在气象信息提示下提前熏烟,使脐橙平稳度过危险期。

可以想象,到了年底,这里将遍是金色的果实。“前几年,我们10%到20%的脐橙在网上卖;去年,在网上卖出40%到50%;今年,70%脐橙可以在网上销售。”邓主平说。

2.2平方公里的村子,只有842亩耕地;全村268户,58户贫困;曾在青梅、脐橙上栽过跟头,未来如何脱贫——

张金恩:精准扶贫,就是将扶贫之水滴到穷根上

就在黄柏乡坳背岗万亩脐橙基地靠脐橙产业脱贫时,会昌县右水乡田丰村村民却遭遇了巨大的挑战——十多年来,被称为脐橙“癌症”的黄龙病正在慢慢蚕食这里的脐橙种植业,乡里一年要砍掉约10万株黄龙病脐橙树,田丰村原有的400亩脐橙树现在仅剩四分之一。尚有村民未脱贫,这个村子靠什么才能富起来?

一年半前,江西省气象科学研究所农业气象工程师张金恩到田丰村担任第一书记时,也曾满脑子问号。如今,村里的绿壳蛋鸡养殖项目、100千瓦光伏发电站、50亩八月瓜、20亩标准化蔬菜大棚、100亩冬菜基地和750平方米冬菜加工无尘车间等,是他和江西省气象局扶贫工作队同事给出的答案。

绣花功夫

去年3月1日,张金恩第一次走进村子。

尽管会昌有“风景这边独好”的诗句加持,只要驱车沿着蜿蜒的路深入丘陵深处,就能理解为何偏远与贫穷曾是长期贴在这片区域上的标签。田丰村属于“十三五”贫困村,全村2.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842亩耕地;全村268户1554人,农业人口有1390人。

初次登门,村民很客气,但张金恩能感觉到客气后的怀疑。田丰村村主任余声林则很直白:“第一书记是个年轻小伙子,省城来的高材生,但老表都怀疑这个人根本不懂农村。”

几个月里,张金恩用“绣花”一样细致的功夫整理清楚台账,挨家挨户上门拜访,加上开展贫困户“精准识别再识别、再认定”,终于摸清了这个村的底细:2017年全村共有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58户269人,其中一般贫困户31户163人,低保贫困户24户104人,五保贫困户3户4人,因病、因残和缺技术是村里主要致贫原因,其中因病有16户、因残13户、缺技术10户,占了三分之二。脐橙倒了之后,村里产业基础更加薄弱,大部分人不知道发展什么产业好,也不敢投产业,花钱怕打水漂。

 抓产业

“必须要抓产业。”张金恩认为,真正能“生血造血”的就是产业。同在田丰村担任省气象局驻村工作队队长的陈忠也有一致的想法。过去,他曾在瑞金扶贫,对精准扶贫颇有心得:“一是发展集体经济,二是让贫困户腰包鼓起来。我们不能给贫困村打了一剂强心针之后,走了以后村子却又返贫。”

在重点产业项目上作大文章,实现“输血”到“造血”的转变得到了江西省气象局的支持,三年来投入的128.5万资金中,近80%用于重点发展村集体产业和扶持贫困户自主发展产业。

但发展何种产业也是道难题。过去,田丰村漫山遍野种青梅,后来又种脐橙,再后来是零散的杨梅和桃子,一波波产业潮过去后,农民并未富起来。所以,当省气象局驻村工作队引进绿壳蛋鸡、冬菜、光伏等项目时,初期并非全是欢迎声。

但驻村工作队有更长远的考虑,“绿壳蛋鸡产品识别度高,在超市里可以卖到3元;可以散养,抗病性强;既可以在本地销售,网上也有销路”“冬菜能同时带动周边100亩蔬菜种植基地和20亩标准化蔬菜大棚的建设,未来可日加工新鲜蔬菜6吨,制成冬菜成品1.5吨,年产量达540吨,产值756万元,可实现利润226.8万”……

事实发展也确实如他们所料,投资2.34万,引进绿壳蛋鸡鸡苗4500只,为村民整体增收4.5万元,惠及农户64户,其中贫困户40户。目前,冬菜加工基地与全乡50户(田丰9户)贫困户建立了利益链接机制,户均年分红600元,田丰村10余名贫困户在基地务工,蔬菜基地还每年给村集体带来3万元至5万元收入。光伏项目年收益在3万元以上,2018年第一季度已经给村民每户分红250元。

图为航拍会昌县右水乡田丰村太阳能光伏发电站。

新生

现在,在田丰村58户贫困户中,45户自主发展产业,9户自主经营创业,全部与合作社建立了利益链接机制。“乡里最感动的是省气象局驻村工作队把产业抓起来,让老表的钱袋子鼓起来。”右水乡党委书记郭华新还透露,田丰村经过环境整治、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设施完善,变得这么亮堂,让周围很多村子有点“嫉妒”。

张金恩也明显感觉到村民不那么客气了,变得很热情。村民余洪有今年过年搬进新房子,琢磨写副对联。最近他终于想出来:“共建和谐家国梦,产业复兴奔小康”,横批是“党得民心”。

余声林也把后话续上:“我们的第一书记头脑很灵活,很快进入状态。现在年长的人都叫他小张,年轻人叫到张书记。”

这几天,张金恩正在忙活冬菜加工基地二期建设。天气闷热,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而除了新基地,他还期待着将于8月出生的第一个孩子。

当然,对妻子,他心怀愧疚。结婚不到1个月,他与新婚妻子分别,“当时跟她讲,你放心,反正从村里到南昌也就七八个小时路程,晚上坐车半夜就到了,我每个礼拜回来一次”。只是,这个承诺并未实现过。

过去为了致富,她养过猪,猪死了;养过牛,牛不下崽;这次政府号召发展新产业,该如何抉择——

欧兰招:绝境中先“吃螃蟹”的人

吃过晚饭,张金恩和陈忠常常特意绕着村子散步。“散着散着就到我家来了,聊一聊,看看我家的情况。”欧兰招说。

最近,她忙得很。56岁的她早上4点就起床,洗完衣服,丈夫余运明也做好早饭。两人抓紧时间吃完,直奔自家的八月瓜田。现在正是拔草、整株、上架的关键时期,有时候余运明能在田里蹲一整天。

欧兰招身体不好,不像丈夫那样熬得住。过去岁月里与饥饿、失败、别离甚至死亡的数次冲撞,在她的身上留下苦难的标记。

图为欧兰招和余运明接受采访。

谷底

欧兰招就是右水乡右水村人,在她的记忆里,年轻时候就没有享过福,童年在饥饿的阴影中度过,幼时每天只吃一顿饭;结婚后,情况也没有改善,家里曾经连饭都吃不起。生了6个孩子,夫妻俩拼死拼活拉扯大两儿两女,本以为终于可以颐养天年,没想到命运的重击依然毫不留情。

起先是大儿媳患上心脏病,奔忙半年,前后花了七八万,可是大儿媳还是因为并发症在手术后第四天去世了。然后是小儿媳得了鼻癌,前后花费十多万,现在依然在治疗中。

一次次以为生活已坠入谷底,但总会掉落到更深处,这个一辈子没低过头的女人也不得不信了命。有人对她说,她家的房子是顶不住的,如果不加盖一层,家人就会像流水一样被倒掉。欧兰招又害怕又绝望,只得再次东挪西借盖房子求“转运”。

转机

在最绝望的时候,欧兰招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眼泪了。

但在绝境之中,也有人不曾放弃。而只要有人伸出援手扶一把,欧兰招也决定“背水一战”。

转机出现2015年下半年。当时江西精准扶贫工作已经展开,会昌县商务局组织田丰村贫困户到县城福建投资商的百香果基地参观学习,鼓励他们发展产业,并承诺由商务局免费提供种苗。当时,田丰村53户贫困户,去参观的只有十来户;参观回来后,开始有三户说要种,最后另外两家表示“你们先种吧,种好了我们再种”,只剩下余运明一家种了两亩百香果。

村里有人说闲话:“这个果子很酸,根本没人要,是政府在搞面子工程。”在外面,欧兰招梗着脖子不服气,“自己的骨头要硬”。过去为了致富,她养过猪,猪死了;养过牛,牛不下崽。“果子没人要的话,我也不跟你干活了,你一个人吃吧。”有时候回到家里,欧兰招也忍不住赌气酸溜溜地对丈夫说。

好在到2016年下半年,欧兰招家的两亩百香果就开始有了效益,亩产2000多斤,市面价10元一斤鲜果,扣掉成本当年纯收入就近3万元。

再吃一次螃蟹

2015年年底,江西省气象局扶贫工作队也到了村里,大力开展特色种养殖产业发展扶持工作。

今年,右水乡又引进了八月瓜产业。此前,乡党委书记郭华新到贵阳等地考察该产业,发现这种“新网红”全身都是宝,希望能替代当地饱受黄龙病困扰的脐橙种植业。按照先期右水试种的经验,预计明年开始挂果,亩产保底在4000斤到5000斤左右,按合同签订的收购价5元一斤,每亩毛收入可达2万元左右,非常可观。这一波,余运明又是首先“吃螃蟹”的人。

面对“闷声做大事”的丈夫,欧兰招也认了:“我老公很老实的,政府叫他种什么他就种什么,政府总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如今,欧兰招家不仅已经脱贫,还在村里产业发展中发挥带头示范作用。在田丰村,还有很多贫困户在党和政府的精准扶贫政策下再一次向致富发起冲击,他们养绿壳蛋鸡、种冬菜、种八月瓜、种大棚蔬菜、重新复垦脐橙等,不向命运妥协。

在更大范围,在会昌乃至赣州市甚至江西省,有更多的贫困户在被扶一把后走上了“自我造血”之路。

6月,八月瓜已经挂果,余运明夫妻俩还两次专门去右水乡下寨八月瓜基地参观学习。“现在政府这么支持我,生活好起来了,更有信心种了,干什么我都有信心了。”受了大半辈子苦,这个坚强的女人脸上笑容依然动人。

来源:中国气象报

责任编辑:安焱

 
导航